转自:中国证券报

  转自:中国证券报

  转自:中国证券报

  2022年,全球经济、贸易及金融市场经历震荡,通胀、利率与汇率、大宗商品价格波动等情况频频出现。在此背景下,如何寻找不确定中的确定性?

  多位专家9月24日在全球财富管理论坛2022秋季峰会重磅发声,对上述热点问题进行探讨。

  外汇、证券等相关金融市场要加快创新

  全球财富管理论坛理事长、中国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表示,下一步,要稳妥有序建设高水平的开放型金融新体制,推动我国金融业高水平高质量对外开放。

  楼继伟建议,在加强金融机构支持力度方面,培养中资金融机构的市场竞争力,让其成为真正独立的市场主体;进一步加强双向开放和对内开放中的平等原则;切实强化政府对金融机构的服务功能。

  在加强金融市场体制机制建设方面,他建议,外汇、证券、商品期货等相关金融市场要加快创新,为资产管理行业提供多元化交易服务和风险对冲工具;尊重国际金融市场的规则和管理,加快金融市场开放的体制机制建设;在扩大金融业开放的同时,加强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,特别是离岸金融市场上的创新和在岸市场国际板块的建设;充分发挥政府对金融市场的规制和监管作用,防止产生系统性风险。

  中国的消费潜力蕴含巨大市场空间

  “在纷繁复杂的变化中,‘中国机遇’是不会变的。”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、工业和信息化部原部长苗圩认为,一方面,中国的消费潜力蕴含巨大的市场空间;另一方面,数字化和绿色化转型还将创造出新的市场空间。据测算,2021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45.5万亿元,同比增长16.2%。其中,数字产业化规模为8.4万亿元,产业数字化规模达到37.2万亿元。

  “当然,‘中国机遇’的内涵也在发生变化。”苗圩举例称,中国正在努力激励技术创新,未来不仅会是需求端的超大规模消费市场和超大的进口货物市场,也将成为供给端技术创新的发源地和活跃地。外资企业不仅能在中国找到销售产品和服务的机会,也能找到新的技术发明和技术创新的伙伴,实现更具爆发力、更高质量的增长。

  谈及如何应对不确定性,抓住发展机遇,苗圩认为,一是合作维护和保障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畅通,推动世界经济疫后复苏;二是合作研发推广应用新技术新产品,助力全球制造业绿色化数字化转型;三是合作推动产业链供应链国际布局有序调整,共同开发第三方市场,优势互补共赢增长空间;四是合作制定新的技术标准和贸易投资规则,携手推动解决全球问题。

  宏观政策应当在扩大需求上积极作为

 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、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宁吉喆表示,面对不确定、不稳定的国际国内经济环境,要全面落实疫情要防住,经济要稳住,发展要安全的要求,坚持稳中求进,稳字当头,以确定性的政策措施对冲不确定性因素的影响,力争实现最好结果。

  宁吉喆建议,加大政策力度,实施逆周期调节。当前,经济运行中周期性矛盾、结构性矛盾和体制性矛盾相互交织,经济持续下行带来的周期性问题,以及疫情阻碍增长的放大效应变成突出的矛盾。宏观政策应当在扩大需求上积极作为,用财政货币政策来有效弥补社会需求不足。对于地方来说,处理好防疫与增长的关系十分重要,尽最大努力恢复被疫情制约的聚集性、接触性、流动性消费,释放需求的巨大潜能。

  应进一步扩大社会保险覆盖范围

 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陈文辉表示,应进一步扩大社会保险覆盖范围,适当提高保障标准,并大力发展商业保险。

  为更好应对不确定性,创造良好的经济发展大环境,陈文辉提出三点政策建议。一是大力鼓励创新。创新是保障不确定性向确定性演变的根本举措。一方面,加大对国家实验室和重点高校创新研究的支持力度,夯实基础研究能力。另一方面,努力营造良好的创新环境,为创新企业提供更多的政策和资金支持。活跃的创新能力是应对各种不确定性的基础,对稳定市场预期、增强人们的信心具有重要作用。

  二是织牢社会保障安全网。陈文辉建议,应进一步扩大社会保险覆盖范围,适当提高保障标准,在极端情况下也能为全民提供必要的生活保障。大力发展商业保险,为有需求的企业和个人提供丰富的风险管理工具,以增强应对不确定性的能力。鼓励组织或个人进行慈善捐赠,帮助社会弱势群体更好地应对不确定性。

  三是坚定不移推进市场化建设和对外开放。陈文辉认为,应持续完善市场机制,把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落到实处。当经济受到冲击面临较大不确定性时,各市场主体能在市场规律的引导下迅速做出调整,重新回到正常的发展轨道上,从而消除经济面临的不确定性。

  具有良好成长性的企业

  仍具有长期投资价值

  中投公司总经理居伟民表示,财富管理只有拥抱全球经济金融大变革、大调整,才能有效应对挑战、把握机遇,在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性。

  居伟民认为,要坚持长期投资理念。面对市场波动,以主权财富基金和养老金为代表的长期机构投资者,通过承受短期的市场波动,把握长期趋势,努力追求更高的长期投资回报。2017年至2021年,主权投资机构的投资持有年限已从6.9年增长至9.7年,对获取长期稳定收益的偏好更加明显。

  在优化资产配置结构方面,居伟民表示,面对新的投资环境,传统股债等公开市场资产回报走低,以私募股权和实物资产等为主的另类资产越来越受到重视。以主权投资机构为例,其另类资产的配置比重从2014年11.9%升至2020年23.8%,其中实物资产占比超过一半。在通胀中枢抬升的新形势下,预计另类资产将继续受到追捧。

  同时,也要抓住新兴领域主题投资机遇。居伟民表示,今年以来,在通胀高企和紧缩货币政策的形势下,成长型资产估值承受更大压力。但伴随产业升级和结构调整不断深入,相关行业主题投资前景良好,科技、医疗、新材料、新基建等领域中,具有良好成长性的企业仍具有长期投资价值。

  在可持续投资方面,居伟民介绍,越来越多的国际投资机构将可持续投资理念付诸行动,量身定制和创新可持续投资标准和策略,引领可持续投资实践。目前,全球已有33家主权投资机构在投资管理框架中加入可持续发展因子,在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投资存量已超过750亿美元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王婉莹